您所在的位置:[漳平信息网] www.zp114.net > 浏览正文我要啦免费统计

漳平瑞都探古采风记

发布:2013-11-7 13:25:30  来自:象湖人网站 作者:詹柏山 浏览:

 

 

漳平瑞都探古采风记
     詹柏山/文

来源:象湖人网站
网页:
http://www.xhr123.com/NewsData.asp?id=3319

詹柏山/文

小都栖隐谢半仙,勘遍山川不计年。

若问龙穴在何处?湖头宰相胜先贤。

旧时文士瑞都游,访胜索奇把性修。

不见古人遗迹在,西湖岩寺有诗留。

村名五易道沧桑,荟萃人文古韵长。

避暑鹤湖游客至,寻踪访迹映斜阳。

                            ——作者《瑞都探古采风三首

  漳平市桂林街道瑞都村,对我而言,虽粗识仍显陌生。我曾孤身骑摩托车到瑞都瀑布一游,也曾去过漳平市畲族人口最多的山羊隔村采访,几次路过这里,但在印象上只算粗识而已。让我对瑞都村真正发生兴趣的是明代地理先生谢鸪山的逸事和瑞都西湖岩。我是通过阅读漳平地方史料得知这方面内容的。尤其是明代陈九叙进士诗作《游小都凤岩》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所谓小都凤岩者,即现今瑞都村西湖岩也。

  2013年11月5日上午八点半,我跟随瑞都村驻村领导、桂林街道办黄雅丽女士,搭乘她的私家小车前往瑞都探古采风。当我们抵达时,村主任张木平早已在家等待;刚一落座,主人便拿出上等水仙茶热情招待我们,他一家人的热情待客着实让我们感动。在边喝茶边聊天过程中,我就本次探古采访任务与村主任交换了意见。张主任对家乡历史文化一贯感兴趣,熟知当地很多情况,让他作向导,是再好不过的人选了。我恳请他当向导,立马得到他的爽快答应。

  本次采风安排半天时间实地走访,时间紧,任务重,我们喝了几杯热茶便上路了。我和黄女士改乘张主任的皮卡车,首先来到杉木林口谢鸪山故居遗址。谢鸪山故居在村头一片茂密的风水林边,左侧傍小溪,面前有一口大池塘,看来这里风水不错。只是这故居坐东南面向西北,早晨基本晒不到太阳,显得较阴湿。朝代更替,物换星移,故居已崩塌很久,只剩下正厅和两间正房,显得破烂不堪。

  明初洪武有刘伯温神机妙算之故事,漳平建县则有谢鸪山擅长地理之传说。谢鸪山是明代漳平小都(今瑞都村)人,是漳州府乃至全省有名的地理先生。二十多年前,瑞都一户村民在谢鸪山故居旁建房挖地基时,挖出一个装满铜钱银两的钱罐子,并发掘到一个刻有“谢鸪山”姓名的寿山石印章,由此可见,“谢鸪山”实有其人。

 

  谢鸪山擅长堪舆术,但因有私心,本领只学到一半,人称“谢半仙”。据说,谢鸪山年轻时便很有才华,一心想娶个美女成家。当他听说邻乡一户人家育有几个貌美如仙的闺女,便想方设法想娶其中之一为妻。有一次,邻乡这几个姐妹结伴进城赶集,途经瑞都村时,被谢鸪山知道了。于是,谢鸪山当天中午便在村头的那片水田里挖田,用烂泥作田埂,心中默想:她们若过不了烂泥田埂,我就主动出面一个接一个背她们过这段路,借此找个仙女般女子作家室,真是机会难得,恳请老天爷成全这等美事!当天傍晚,像是赶集返回的几个女子走到这刚做成的田埂时,只见她们抬起腿飞奔而过,田埂上的烂泥一点也没沾到她们的衣裳,令躲在暗处的谢鸪山大吃一惊。看来,这几个女子肯定是路过此地的仙女,想到这里,他心中既激动亢奋又感到些许愧疚。

  过了一会儿,又有一位貌美仙女从这里走过,谢鸪山迎面跪求,想帮她一把,执意要背她过田埂。不料,该女子却严肃地对他说:“请收敛你的非分之想!这样吧,我走过这田埂会留下两串脚印,你若用脚印窟的积水洗遍你的脸,你的双眼便能参透天地玄机。有这样的本事去走地理,不是更好吗?请一定按我的要求去做!”这仙女走过之后,在田埂处凹现两串脚印足迹,瞬时,在凹陷脚印窟积满一小洼浑水。谢鸪山见状,顿觉自讨没趣,但一想到刚才飞身而过的几位仙女而浑身通泰,幻觉中欲仙欲神。此刻,他既不敢全信,也不敢不信,权且当作试试看,就用双手掬起积水搽自己的一只眼,然后扫兴回家去。

  第二天一大早,他醒来之后感觉当天做什么事情都有预感似的,原来仙女所言不假。由此,他知天文识地理,但只知道天地玄机一半,堪舆术也仅懂一半事理,因而被人们称为“谢半仙”。“谢半仙”因得仙女点拨开光之助,身怀绝技,四处看地理走风水,名声越来越大,但他一向自私自利,尽打自家小算盘,破了地理先生这一行规,导致后来自家风水全败,子孙绝嗣。不过,话又要倒说回来,他终其一生以看地理为业,常年跋山涉水,走南闯北,走遍了八闽山水。他四处寻龙点穴,最终找到福建最大的龙脉在安溪县湖头镇,预言百年之后湖头镇必定诞生一位宰相。果真,在清代康熙朝时,湖头进士李光地荣登宰相高位。预言成真之后,每年一到清明节、冬至节,“谢半仙”葬在安溪湖头的谢公李墓都有很多群众前来祭扫。谢鸪山“地理半仙助”之传说一时间在八闽大地传开了,其轶闻趣事一直流传至今,数百年来被世人所津津乐道。

  实地察看谢鸪山故居遗址后,我们继续驱车探访下一个文物点。车子沿着前往山羊隔蜿蜒公路前行。在一个急弯处,村主任停车片刻,告诉我们说,这附近原先有一处仙人脚印石窟,与对面山一个仙人脚印石窟正好凑成一对,貌似一双鞋子,形象十分逼真。传说是暗助谢鸪山开光仙女特意留下的足迹。可惜,这边的一处仙人脚印石窟因十几年前开村道公路时被毁,今已了无踪迹。我们听了这话,心中感到有几分遗憾,心想下次一定要专程到对面山,去实地察看仙人脚印石窟。

  车子一路爬坡,向山上续行一段路,我们在路边发现一块清代嘉庆年间的墓碑。我下车去拍照,并抄录墓碑上的文字。该墓碑是嘉庆廿四年(1819)十二月,孝男庠生张光斗携儿孙辈为先妣“医学正配贞叶氏张太孺人”而立的墓碑, 迄今194年。从墓碑文字可知,叶肃贞夫君张某是一名医生,当地人传说是一位宫廷太医,是否事实待今后进一步考证。

  紧接着,我们续行一小段路,在一个分岔路口处,车子往简易公路前行一公里路程,在一块宽阔平坦处停车。在村主任的带路下,我们沿着逼仄陡峭的小石阶往山下走约二三十米,来到了龙泽宫。这个庙不大却很新,刚翻修过不久,建筑结构却很精巧。该庙为瑞都、石板坑、山羊隔三个村信众共祀仙妈娘娘,祈求风调雨顺、平安发财。历久以来,该庙香火兴旺,持续至今。龙泽宫地处陡峭的半山崖,位于前往石板坑简易公路下方20多米处,正对远处连绵群山,地势险要,景致优美,眺望远处风光是个绝佳观景点。

  龙泽宫正下方的峡谷,有“菁城八景”之一的鹤湖三瀑,我们在庙里可清晰地听到山谷里的淙淙流水声,透过茂密的树林,瑞都瀑布隐约可见,宛如一条白丝带悬挂在林间低处。清道光版《漳平县志》这样记载:“鹤湖三瀑,即三溪林,景奇而峻。”“三溪林,一名白鹤湖,在邑南三十里。山巅峻绝,涌泉成湖,瀑布而下为第二宫、第三宫,寻龙祷雨者,攀跻可到二宫。云雾油然,入者凄冷。时有白鹤飞升。”清康熙十九年任漳平知县的查继纯作诗《鹤湖三瀑》:“悬泉如匹练,众壑共趋奔。岭峻烟霞锁,林深鹤鹫喧。平湖分潋滟,飞瀑听潺湲。遥指空蒙里,云根并水源。”

  从龙泽宫上方公路调头驱车返回,在瑞都村头公路平坦处,村主任减缓车速,指手向我们介绍说:“公路对面那座小山仑叫洪公仑,易守难攻。相传,清代太平天国起义军失败后,有一支残部在那里藏身避难。官军经过几个月时间的围剿进攻,这支有数十人的残兵败将队伍最终被清军彻底剿灭。那里至今仍留存洪秀全起义军的不少作战遗弃物。”

  接着,我们驱车前往西湖岩。西湖岩地处瑞都村西面半山腰处,正对龙麒山(地图标示为“龙山崎”,海拔734米)。四周树林茂密,一棵有数百年树龄的枫树笔直高大,直插云霄,尤其引人注目。西湖岩始建于明初,供奉清水祖师,由道宏法师主持,据说香火兴旺时,寺庙里曾住有99个和尚。几经兴废,1986年信众共襄复建,恢复旧观,庙宇建有主殿,两旁有边房(分别供奉魁星和福德正神),面前有一个放生池,占地面积两亩多。2005年腊月铺筑水泥路面至寺庙下方。主殿后面是一处笔直陡峭的岩石壁,藤蔓交织将岩壁织成一堵绿墙,岩石下有清泉常年涌出,清透甘甜。这里的景致十分清幽,是古代文人墨客避暑隐居的首选。明清两朝常有漳平文人结伴到此一游,留下了不少诗作,如明万历进士陈九叙(1529-1611)和清代举人陈广、叶元甲等均留下纪游诗篇。陈九叙在游瑞都凤岩时,写下诗篇:“未离尘环暑气侵,偶来岩壑称予心。天开胜地如相待,人入名山不厌深。白粥清泉轻列鼎,树蝉草蟀巧鸣琴。此生到处须寻乐,莫问祗园与竹林。//市喧元不异山林,泰宇何能溽暑侵。只为世情横绁缚;却将晴朗变沉阴。吾侪自有华胥乐;天下岂无尧舜心?欲说说来谁信得,聊因余兴托长吟。”体现了陈九叙徜徉山水、亦儒亦禅的豁达性情。这次游览西湖岩,我对明清文人到此一游写下的纪游诗有了新的切身感受,真是不虚此行呀!

  走了几处景点,时间接近中午,我们抢时间力争多走几处文物点,于是又迅速来到清代举人厝“德新堂”。正巧,德新堂正在修缮之中,木工、泥水师傅正忙着呢!旧厝大门已毁,只剩下两堵断壁残垣立在新修祠堂的前面。旧门残垣的左方立有一截石柱础,我仔细一看,发现这是用来竖立旗杆的,可惜石旗杆在文革时期已遭毁坏,折断的一截旗杆倒在民居旁的公路边,看了令人心酸。经查,清代咸丰九年(1859),瑞都刘清华与西园丁坂的刘永新同科考中福建乡试举人,被美誉为“二刘同科中举”。

  古代文士寒窗苦读,考取功名实属不易。在宗祠前立个光宗耀祖的纪念物,何罪之有,竟惨遭“破四旧”造反思想浸染的当代人彻底毁坏,真是匪夷所思,而这又该怪罪谁呢?对此,我提醒村主任说,保护历史文物十分重要,石旗杆如能恢复,将对瑞都村的文化宣传很有价值,且具现实教化意义。

  说到举人刘清华,必须提及瑞都改村名一事。早时的瑞都,是一个天然大湖泊,经过千万年的地貌变化,露出一块陆地而形成一个宽阔平坦的小盆地,后来便有人迁居到此,繁衍生息。该村曾五易其名,初以村中小溪积水似湖,取名“小湖”,又以聚落似盂称“小盂”,也叫“小乌”。后以近音写成“小都”、“绍都”。至清代刘清华中举后,经他提议,遂将村名改成“瑞都”。儒生中举,士子登科,村名文雅,由此这里的文风日盛。恢复高考以来,全村1100人口(含因工作外迁人口),竟有200多名学子考上各类大中专院校。该村学子参加高考,竟有18名学生同年考入大学,为高考最辉煌的一年。他们学成之后,分布在祖国各地工作,担任处级领导职务的也有四、五人。

  听说村里有一根石旗杆仍保存完好,这引起我的极大兴趣。我们又马不停蹄来到清光绪贡生刘鸿元石旗杆处。该旗杆竖立在村头一座老房子前面。旗杆主体仍完好,只是旗杆顶部有一截“笔尖”被毁。站立在旗杆旁,我如获至宝似的十分激动,连忙从挎包里拿出采访本,记下旗杆上的文字:“光绪丙戌科乡荐第一名岁贡生,训导刘鸿元竖”。光绪丙戌年,即1886年,刘鸿元能获省试岁贡生第一名,这是何等的荣耀呀!当地老农见我们在拍照,便围了过来,告诉我说:“刘鸿元不但当过儒学训导一职,听说后来他还当过清流知县呢!”我转身对村主任和老农们说:“回去后我会去查查是否属实。这里的旗杆一定要好好保护起来,这是花钱也买不到的历史文物,它将为贵村建设美丽乡村增加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

  因时间关系,瑞都瀑布这次没空去,只好留待下次专程去。11:15,我们圆满完成到瑞都探古采风任务,临行时与村主任道谢挥别,然后搭上黄女士的小车愉快地离开瑞都村,11:40抵达城区,回到家里。

  揭开瑞都历史文化真面纱,让外人窥见历史风貌犹存的乡村文化积淀,这是本次探古采风的最大收获。行文结束之际,我要特别感谢张主任一路上热心充当向导,还要感谢驻村领导、桂林街道办黄雅丽女士为此行成功采风提供的诸多方便。

(詹柏山撰初稿于2013年11月5日深夜,字数3300字,待修改)

 

游小都凤岩

 明 陈九叙(进士)

未离尘环暑气侵,偶来岩壑称予心。

天开胜地如相待,人入名山不厌深。

白粥清泉轻列鼎,树蝉草蟀巧鸣琴。

此生到处须寻乐,莫问祗园与竹林。

 

市喧元不异山林,泰宇何能溽暑侵。

只为世情横绁缚;却将晴朗变沉阴。

吾侪自有华胥乐;天下岂无尧舜心?

欲说说来谁信得,聊因余兴托长吟。

 

小都岩步陈文溪先生韵

清 陈广(举人)

习静烟岑避俗侵,山花相对两无心。

云扶翠竹千寻耸;月湛清潭百丈深。

杉坞风吹无孔笛;松涛雨送有弦琴。

宗之唾咳成珠玉,缘结空青倚石林。

 

清 叶元甲(举人)

独上西湖俗不侵,笔花簇露沁文心。

晴开图画天非小;洞隐云霞境愈深。

野鸟有情空晚磬;山蝉无语曳残琴。

题诗人去诗犹在,韵满乔松月满林。

  注解:陈文溪,即陈九叙(1529-1611),字尔缵,漳平县居仁里人,系和平太常陈“天房”派,1574年考中明朝万历二年二甲第18名进士(当年录取数一甲3名+二甲70名+三甲226名),授官刑部主事晋升郎中,出仁浙江处州知州、广西桂林府同知。

鹤湖三瀑

清知县 查继纯

悬泉如匹练,众壑共趋奔。

岭峻烟霞锁,林深鹤鹫喧。

平湖分潋滟,飞瀑听潺湲。

遥指空蒙里,云根并水源。

 

咏鹤湖三瀑

清 杨新日(岁贡)

白云载鹤去悠悠,只见飞泉作瀑流。

自是郎官清似水,山中五月凛生秋。

(漳平乡土作家詹柏山文字录入于2013年11月6日傍晚)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