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漳平信息网] www.zp114.net > 浏览正文我要啦免费统计

略谈漳平、宁洋、华安之建县

发布:2013-7-30 22:03:29  来自:象湖人网站 作者:詹柏山 浏览:

 

 

转自:http://www.xhr123.com/NewsData.asp?id=3232

华不安兮漳不平;

匪乱起兮洋不宁。

请建制兮开新县;

民喜乐兮人文兴。

 

时运转兮两分明,

漳华毗兮已安宁,

宁洋撤兮真不幸,

昔延今兮不了情。

 

一、漳平建县缘起

  古代漳平,山高地僻,民性峭直,生产落后,灾害频仍,加之封建统治者的横征暴敛,人民生活极为困苦。明代中叶,地处汀、漳、延、泉四郡交接处的龙岩县九龙乡,时有农民武装暴动发生,以反抗官府的压迫与剥削。

  明宣德、正统年间(1426~1449)在百家畲洞有李乌嘴、江志贤、卢赤髻、罗进兴等人为首聚众,揭竿而起,攻城略地,斩杀贪官污吏,给统治者以沉重打击。官兵虽屡次镇压,终因山高路险,难以奏效,使统治者穷于应付。

  明正统十四年(1449)邓茂七部将杨福率数万起义军屯扎在龙岩、永安、连城交界处的紫云洞山,四出袭击附近各州县。龙岩知县林杰请求漳州府派兵征剿。九龙乡集贤里人刘锐、刘燧兄弟拼凑乡勇数百人与官兵配合攻打杨部,被击败,刘氏兄弟被俘处死。直至天顺年间(1457~1464)被官府重兵所镇压。

  明成化三年(1467),龙岩县民林廷琥、苏元辈等人,致书漳州知府李玹直,以九龙乡距州县绵远而峻阻,赋税不供,民用梗化为由,请设新县加以控制。李知府据此上奏朝廷请设新县,得到朝廷允准,下旨核办。经福建巡抚、藩臬诸重臣核实,派官员前来居仁里(今菁城街道)视事,看到这里山环水抱,川陆可通,便定县治在菁城。明成化六年,明王朝批准从龙岩县九龙乡划出居仁、聚贤、感化、和睦、永福五里设县,名其县曰“漳平”,以“县据漳上游,千山中地稍平衍,因曰漳平”。次年即1471年,漳平置县,首任县令陈栗,南昌举人出身。

二、宁洋建县缘起

  由于明王朝的横征暴敛,致使民不聊生。嘉靖三十九年至四十四年,龙岩县聚贤里爆发了以香寮村民苏阿普为首的农民暴动,声势浩大。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集贤里的曾东田、马元湘率众起义,与苏阿普、廖选合聚于龙头寨;漳平知县魏文瑞率队进剿,被俘杀。嘉靖四十四年七月,戚家军属部王如龙率军六千余人进剿,胜利结束了赤水龙头寨剿匪战役,以苏阿普为首的农民暴动彻底失败。

  以苏阿普农为首的农民起义军被镇压下去后,巡海道副使周贤宣根据当地邑廪生曹文烨、曹鸣凤等《请分设宁洋县议》具状,疏请朝廷置县。隆庆元年(1567),获准设县,设县治于东、西洋,因聚贤里境土已安宁,遂取县名“宁洋”。首任知县董良佐,江西玉山县举人出身。

附:宁洋县建制之撤销

  新中国成立的1950年,当时宁洋县领导张其俭认为宁洋县隶属于永安专区(按:1956年撤销永安专区建制),永安通往长汀公路,经过小陶,而县城所在地双洋没有公路,交通不方便,遂决定将县政府机关迁往小陶。1951年11月11日,县公安、税务先行搬迁,至12月底,县委、县政府机关,全部搬迁完毕。此后,宁洋县委、县政府在小陶办公,而宁洋县城仍在双洋,造成县城与县领导机关两地分离。1956年8月,龙岩专区发文撤销宁洋县建制。宁洋县境分别割给永安、龙岩、漳平三县。今漳平市双洋、赤水两个镇,即为原宁洋县所辖境地。

三、华安建县缘起

  龙溪县二十五都(宋代为游仙乡九龙上里)有华崶岭,高千余丈,岭下为九龙江上游,怪石嵯峨,滩濑奇险,扼守九龙江北溪咽喉,乃兵家必争之地,位置险要。清乾隆十二年(1747),龙溪县丞厅移住华崶(又名华丰),设县丞署;华崶县丞署最高长官称“县丞”,别称“县佐”。

  毕业于福建法政专门学校、刚满三十岁的李志埙(1891-1950)出任龙溪县华崶县佐;在任上,他呈请省政府改华崶为县。民国十六(1927),省政府核准改华封为华安县,次年(1928)华安正式建县。当时省政府还下文,从安溪县划出龙涓乡属之(后来因龙涓百姓极力反对,最终未从安溪县分出),因此,新县名由“华封、安溪”两县各取一字,称华安县。

  漳州华安县于1928年建县,是闽南漳州市所辖8县1市建制中建县最迟的一个县。首任县长李志埙,漳平菁城镇福满人,系前清举人、河南省延津县知县李学蕙之孙,廪生李鸿披之子。

四、明朝福建分疆设县原因浅析

  明王朝(1368-1644)历16帝,存史277年。其中,自景泰至隆庆帝,在短短的116年里,福建省境内新建县10个,数量占现今福建省所辖86个区市县(不含10个地级市)的一层多,占11.6%。

  明朝中后期,福建省建县的有:永安(景泰三年,1452年设县),寿宁(景泰六年,1455年设),归化(成化六年,1470年设;1933年改名明溪县),漳平(成化七年,1471年设),永定(成化十四年,1478年设),平和(正德十二年,1517年设),诏安(嘉靖九年,1530年设),大田(嘉靖十四年,1535年设),宁洋(隆庆元年,1567年设;1956年被撤并),海澄(隆庆元年,1567年设;1960年与龙溪县合并成龙海县)。

  明代设县,往往不是因为人口膨胀,而是出于治安考虑。《明世宗实录》谓:“初设福建海澄、宁洋二县,以其地多盗也。”漳州府,入明只有五个县,成化以后新增了漳平、平和、海澄、宁洋四个县,就是为了对付盗贼流寇。平和设县是王守仁(1472-1529)向朝廷奏请的,他说:“考之近日,龙岩添设漳平,上杭添设永定,而地方以宁,此皆明验。”设县之后,既可教化百姓,又便于屯兵驻守,镇压反叛。这一招很有效果。顾炎武在《天下郡国利病书》写道:“国朝来,每因寇乱,设县即定。建宁之设寿宁,延平之设永安、大田,漳州之设漳平,及近日宁洋、海澄,而无不定者。”

  针对漳、汀、延三郡山区接连爆发农民起义,明王朝正是通过新设县,以达到加强对山区的统治。《龙岩州志》载有明按察使谢彬撰写的文章《巡海道周公祠记》,文中写道:“漳、汀、延三郡,徼岭于闽岭,实相馋齿,山盘谷阻,绵亘联络,封狐之所窟穴,政教未易以达,惟分疆立邑,使我扼其吭,彼失其据,则乱萌自息。试以近事言之,如李乌嘴乱,则设永安;温文进乱,则设漳平;郑星乱,则设大田。盖其初一龙岩耳,离而为漳平,判而为大田,今复析为宁洋。”县城是明朝廷的触角,明朝靠这些新设的县城了解各种势力的分布情况,并采取有针对的措施。因此,这些新县设立后,大多能收到巩固治安的效果。虽然这一效应是比较缓慢的,一直到明代后期才起到明显效果。

  郭造卿在《闽中分处郡县议》总结道:“又历考闽属,自国朝来,每因寇乱设县即定,建宁之设寿宁,延平之设永安、大田,漳州之设漳平,及近日宁洋、海澄,而无不定者。独汀州当三省之交,成化六年设归化,而其地盗少;十四年设永定,而窃发间有者,盖南通潮、漳,而北     上杭,三图皆寇薮也。迩日乃靖者,赣分大埔(大埔属广东),而又立平远耳。……然近日三省山寇数十年一作,及剿有十年之安,惟三图百余年无秋冬间不啸聚,屡扑而不驯服,其山林险密,尤异他区,邻省山寇共推之为主耳。”由此可见,经过设县以后,明王朝对福建南部的统治日益走上正轨,除少数地区外,多数地方治安转好。

  需要指出的是,明朝福建设县的外在客观因素是明王朝统治阶层的横征暴虐,造成民不聊生,最终导致农民暴动的接连发生。

  明代前期的福建在大治的背景下,存在长期的局部性的动乱,其主要原因是海禁造成商品流通不畅,农民贫困,从而屡屡发生起义。明嘉靖之后,为了满足统治者的穷奢极欲,福建除要担负沉重的赋税以外,还要进贡各种实物,贪官污吏更是无所不为。万历年间,宦官高采充当税珰,横征商税,私通外夷,无恶不作,甚至幻想“阳道复生”而敲食小儿脑髓千余,给福建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因此,福建接连爆发农民起义事出有因,势在必然。

  另外,明中期沿海防备逐渐废弛,倭寇海盗更加猖獗地骚扰,省会福州多次被围,多数城镇被攻占;倭寇不但搜劫福建无遗,还纵火焚烧,甚至将所俘人口当作奴隶出卖。

  由于倭寇的入侵骚扰和赋税徭役日益加重,广大农民被迫流亡,流民成了明代最严重的社会问题。再者,官逼民反,佃农和平民奋起一搏,揭竿起义屡屡发生。明代中后期的农民起义,一直是明王朝未能妥善解决的大问题。分疆设县,只是局部解决社会动乱的枝末措施而已。

(詹柏山撰初稿于2013年7月30日晨,第四节写于2011322日,全文待修改)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