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漳平信息网] www.zp114.net > 浏览正文我要啦免费统计

徐霞客游漳平

发布:2015-6-12 11:05:31  来自:[漳平信息网] www.zp114.net 作者:巴米兔 浏览:

 

.


    徐霞客旅游各地,留下一部游记,后人从他的游记中看出,他对于中国地理有不少科学的发现。

徐霞客游漳平也有一个科学的发现。

他闽游二次,一次在崇桢元年戊辰(1628),二月二十日(旧历,下仿此)出门,三月十一日由浙江江山县入闽,四月初四日游毕,止于南靖县他的族叔衙署中。又一次,二年后,崇祯三年庚午(1630)七月十七日出门,三十日仍由江山县入闽,八月十九日抵达他的族叔的漳州司理署。(按司理是知府的属官,司理署在漳州府城内,前游时,徐叔偶被委署理南靖县知县而已。)他写出《闽游日记》前后各一份。

他的科学发现主要在前记内。

1628年三月二十六日,徐霞客离开永安,遂翻越那个分水蛉了。先登大池岭,“岹峣行云雾中。如是十五里,得平坂,曰林田。”由那里走几十里平地,再登马山岭。“转上转高,雾亦转重,正如昨登大池岭时也。五里,造其巅,为宁洋界。”马山岭就是真正的分水蛉了。“岭北水俱北者属延平,岭南水俱南者属漳州。"(按当时宁洋县、漳平县俱属漳州府。)

 

徐霞客在宁洋城下坐船南下经历三个险滩,于是作出了他的科学发现。他说:

“宁洋之溪,悬溜迅急,十倍于建溪,盖浦城至闽安入海,八百余里,宁洋至海澄入海,止三百余里;程愈迫,则流愈急,况梨岭下至延平,不及五百里,而延平至马岭,不及四百而峻,是二岭之高伯仲也。其高既均,而入海则减,雷轰入地之险,宜咏于此。”

这个发现,用现时通行的话说来,便是:有二条河,其源的海拔高度是相近的,但其入海的流程则大不同,如此,流程长的,其水流必较平缓,流程短的,其流必较湍急。

这话一说出来,同哥伦布的蛋一样,大家都懂得了。例如,从同一个山顶上有二条不同的路可以下山,一条路程长,一条路程短,那么前者坡度就小,走下来就更容易,后者坡度就大,走下来就更困难。道理是很浅显的,但第一个说出这个道理的人仍旧是一位发现者。

尤其在徐霞客的时代,那时没有仪器量出海拔高度,虽有官家测绘的里程也不精密,要证明这个发现是困难的。他拿梨岭高度和马岭高度大致相同为基础,推论出建溪源头的海拔高度和宁洋溪源头的海拔高度差不多,由此作出结论,今天可能有人从中指出论证不精密。但试用现代的测绘手段,分别测出马山岭北麓水源和南麓水源的海拔,再分别测出北麓水源和南麓水源各自入海的流程,那一定会得到与徐霞客同样的结论的。

徐霞客这个发现是那年他亲历宁洋溪三大险滩的启示的。他的游记中写了这三大险滩。

他四月初一日从宁洋县城下乘舟由北向南。

第一个险滩——石嘴滩。距城十余里,有山峰从东岸伸向溪中,使溪水不得不向西流去,绕过山峰,再向东流。此处坡度很大,水流甚急,形成险滩,名石嘴滩。“乱石丛立,中开一门,仅容舟,舟从门堕,高下丈余,余势屈曲,复高下数丈,较之黯淡诸滩,大小虽悬殊,险更倍之也。众舟至此,俱鳞次以下。每下一舟,舟中人登岸,共以缆前后倒曳之,须时乃放。"(按黯淡滩在建溪,是有名的险滩。)行舟拉纤是常见的。俄国有一幅名画叫做《伏尔加船夫》,也有一首名歌叫做《伏尔加船夫曲》,未见过拉纤的人,可以由此歌此画去体会。但那是上水拉纤,是拉船前进的,而且是船夫拉,乘客坐在船内不动。这里所说,则是乘客也要下船一起拉,不是前进,而是“倒曳之”,拉的还是下水船。这却是罕见的。

第二个险滩——溜水滩。由此,舟再向南行三十里,又有一山峰,从东岸伸向溪中,溪水又不得不先折向西再折向东。这里也形成一个险滩,名溜水滩。“峰连嶂合,飞涛一缕,直舟从云汉,身挟龙湫矣。”

第三个险滩——石壁滩。由此,再向南行二十里,有一座石崖从南岸仲进溪中,要拦住溪水的去路,溪水不肯退,拼命冲击它,由此形成一个险潍,名石壁滩。“险与石嘴、溜水而三也。”

这惊心动魄的三个险滩,徐霞客身历其境,于是探求其成因。他不用眼前的局部的地理条件来解释,而是摸索出一个更广泛的规律。上面引用的他的一段话,就是当天,崇祯元年四月初一日的日记中写下来的。

经过第三个险滩之后,徐霞客又写道:“下此,有溪自东北来合,再下,夹溪复自东北来合,溪流遂大,势亦平。又东二十里,则漳平县也。”

按游记中这几句话有二处错误。“夹溪”系“有溪"二字之误。那里没有一个溪名“夹溪”的。“复自东北来合”系“复自西北来合”之误。九龙江上游有四条溪,徐霞客乘船而下的是宁洋溪。他过了第三个险滩后,自东北流来与宁洋溪合的,是新桥溪。再过一段路,自西北来合的,则是龙岩溪(即雁石溪,流经龙岩县城和雁石镇)和万安溪的合流,此二溪分别从龙岩县的雁石镇和万安乡流来,在基泰乡上游会合后,再来此处同宁洋、新桥二溪的合流会合的。四溪会合处名盐场洲。自盐场洲以下始有九龙江之名,直至海澄县(今属龙海县)入海。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徐霞客游记》附有一本地图,其中第十九页《闽游路线图》,画得很清楚。宁洋溪上注明了三大险滩的地位,而新桥溪确定是从东北来同宁洋溪合流的。至于龙岩溪和万安溪的合流,到盐场洲后再同宁洋溪和新桥溪合流时,则是从西北偏西流来的。

徐霞客记载第一险滩至第二险滩之间有个地方名为馆头,是宁洋县和漳平县的分界地,那时一个险滩在宁洋县境内,二个险滩在漳平县境内,现在则宁洋县建制已于1 9 5 6年撤消,宁洋溪流域大部分,直至马山岭南坡,连原县城在内,划归漳平县管辖了。原县城改称双洋镇,因之宁洋溪也改称双洋溪了。石嘴滩,当地人名为石门濑,溜水滩名为流水濑,石壁滩名为溪崆。如此,徐霞客游漳平,就名符其实了。

 

为了纪念这位中外知名的历史人物,我建议将双洋溪(即宁洋溪)作为一个旅游点,向中国和外国游客开放。一来,纪念徐霞客,他在这发现了一条地理科学上的定律:河流的流急度与它的长度成反比;二来这里有惊险的滩,奇形的岩石,高耸的夹岸,等等,可以荡涤久居都市的人的郁闷胸襟。

四月初一日,平明,舟始前,溪从山峡中悬流南下。十余里,一峰突而西,横绝溪间,水避而西,复从东折,势如建瓴,曰石嘴滩。乱石丛立,中间一门,仅容舟。舟从门坠,高下丈余,余势屈曲,复高下数丈。较之黔淡诸滩,大小虽殊悬,险更倍也。之众舟至此,俱鳞次以下。每下一舟,舟中人登岸,共以缆前后倒曳之,须时乃放。过此,山峡危逼,复嶂插天,曲折破壁而下,真如劈翠穿云也。三十里,过馆头,为漳平界。一峰又东突,流复环东西折,曰溜水滩。峰连嶂合,飞涛一缕,直舟从云汉,身挟龙湫矣。已而山势少开,二十余里,为石壁滩。其石自南而突,与流相扼,流不为却,捣击之势,险与石嘴、溜水而三也。下此,有溪白东北来合,再下,夹溪复自东北来合,溪流遂大,势亦平。又东二十里,则漳平县也。宁洋之溪,悬溜迅急,十倍建溪。盖浦城至闽安人海,八百余里;宁洋至海澄入海,止三百余里,程愈迫则流愈急。况梨岭下至延平,不及五百里,而延平上至马岭,不及四百而峻,是二岭之高伯仲也。其高既均,而入海则减,雷轰入地之险,宜咏于此。

《宁洋放舟》(清)谢亦骥

茶漈漈中水,放舟只倒拖。

危滩一线小,峭壁百寻多。

将伯须呼助,安澜何处歌。

由来谈险阻,偏不在江河。

——〈宁洋县志〉摘抄

 

 

 

.............................................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