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漳平信息网] www.zp114.net > 浏览正文我要啦免费统计

苏和其人其事

发布:2013-7-28 19:12:50  来自:象湖人网站 作者:詹柏山 浏览:

 

 

转自:http://www.xhr123.com/NewsData.asp?id=3230

 

苏和(1894-1930),杨美村上埔山人,清末监生,又名苏联森,乳名和,号少才,监生苏金矛次子。勤俭持家,立志创业,在杨美圩、漳州浦南两地经营木柴、药材、布匹等生意,一生以经商为业,是感化里最早穿中山装的知名乡绅。

  清末、民国初年,当时的感化溪流域有多处集市,上坂、溪南、象湖、杨美、长塔等处均有集市贸易,而以杨美最为著名。杨美墟场是漳平、安溪、永春、大田四个县边境贸易集散地,十分繁荣,其热闹程度远远超过感化溪沿岸其他圩市,龙岩、漳平、华安商家在杨美圩长期固定开店的就有十五、六家。民国初年最高峰的一天,有98艘商船从漳平县城运货到杨美圩。每个圩日,杨美圩宰杀一头牛出售,很快被抢购一空。从大田武陵垵、安溪桃舟来的挑货郎成群接队来挑运土纸、食盐、斗笠等各种货物,每圩多达100多挑,杨美圩成了四县边境商贸物资中转站。圩市街道两旁矗立着三四层高的店面楼房,其繁华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其时,杨美商家苏和几个堂兄弟在杨美墟合伙经商,颇有名气,“源发谅” 商号可谓家喻户晓。其经商方式为家族制经营,他们以“和记”为商号(“源发谅”是该商号的另一称呼),主要经营木材、布匹和杂货,兼营中药店,在杨美墟场置有三、四间店面,最高的一圩(前后5天),“和记”联营的几间店铺最高营业额达3000块银元。另外,他们还在漳州浦南购置八间店面,作为货栈仓库,经销感化溪流域土特产,畅通感化溪、九龙江下游两地的商贸物流,搞活流通,生意做得红红火火,“和记”成为当地著名商号。

  1911年,由苏和牵头发起,苏联镳、苏和、苏联彰、苏联州等四个堂兄弟出资共建新居“荣福堂”。 由于苏和董建其厝,加上他在家族中的核心作用和社会上的影响力,荣福堂被当地百姓称为“苏和厝”。

  1929年8月20日,朱德率领红四军出击闽中,经过杨美村时,红军到苏和家买米,适值主人外出,就在其家荣福辅厝房间墙上用毛笔写下留款信:“老板,你不在家,你的米我买了廿六斤,大洋二元。大洋在观泗老板手礼(里)。”

  根据民国当时经济情况,从1912年至1936年,中国国内的物价基本稳定,升降平缓,浮动不大。以基本生活用品的购买力计算,1925年的银元一圆约合1995年人民币38元,2009年人民币76元;1930年国币(与银元等值)一圆约合1995年人民币35元,2009年人民币70元。(本节数据来自陈明远著的《鲁迅时代何以为生》一书第5页注解)买26斤大米,红军给了大洋2元,确实多给老百姓的米钱,从中体现了红军队伍对老百姓秋毫无犯、讲诚信、爱民如子的军事纪律。

  过了一个礼拜,时在8月27日,朱德率领红四军回师闽西,浩浩荡荡的队伍再次经过杨美村,部队刚开进村头,便得到了广大群众的热烈欢迎,杨美群众烧茶送水,筹钱筹粮,热烈欢迎红军队伍的再次到来。

  红军返回杨美村的这天,苏和所有族亲像迎接自己的亲人一般,热烈地迎接红军的到来,他们为红军烧茶送水,以当时最好的饭菜款待红军队伍。苏和还主动接近红军首长,和他们聊起家常来,告诉这里的民情风俗和当地的经济状况。因为红军题壁留款信的实例存在,当地老百姓已充分认识到红军是自己的队伍,群众对红军战士们倍感亲切。

  红军首长了解到乡绅苏和有知识有文化,并有经商身份作掩护,其经商面远涉漳平、安溪、永春、大田四个县边境,基于他自身的诸多优势,红军首长秘密发展苏和为地下党交通员,给他留下不少宣传物品和部分武器装备,并留下秘密接头暗号,请他为红军队伍积极收集地方情报,为将来红军开辟闽中活动区域作前期准备工作。苏和得到红军的充分信任,对此感到十分高兴,爽快地接受了红军首长布置的情报工作。

  在杨美村经过休整之后,朱德率领红四军队伍离开杨美村,杨美放排工苏成灼主动给红军当向导,为第二天取得“溪南袭击战”的胜利作出了积极贡献。

  红军走了之后,地下交通员苏和身负使命,多次前往大田县武陵垵、谢洋一带,以经营木材、布匹生意为掩护,开展宣传红军队伍的革命宗旨和使命的工作,经过半年多的地下工作,漳安永大边境革命宣传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使周边的贫苦百姓对共产党领导的红军队伍心中有热切的期盼。(1941年1月,邻村长塔村在闽中工委书记林大蕃组织领导下,建立了一支有20多人参加的地下闽中游击队,在当地开展革命活动。)

  由于苏和重任在肩,劳累过度,终致积劳成疾,于民国十九年农历二月廿六(1930年3月25日)英年早逝,享年36岁。

  苏和去世后,其家族生意交由堂弟苏联彰(1887-1942)统领经营。苏和子女由遗孀陈桂銮(1900-1966)抚养成人,劳苦功高,被誉为“四代大母”。

(詹柏山撰文于2013年7月28日上午,待补充修改)

 

溪南战役

  溪南战役是红四军入闽后的七大战役之一。

  1929年8月15日,红四军前委开会部署出击闽中,向大田、德化进军,于8月17日至19日分两批离开漳平由小潭和圆潭二路进发,溯溪南溪(即感化溪)奔袭溪南圩,在溪南村群众的配合下,18日先头部队一举攻下东湖两个民团炮楼,没收财物分给溪南圩的贫苦农民。19日朱德同志率前委机关到达溪南、下林,在下林书院召开群众大会,号召贫苦农民起来暴动闽革命,打土豪分田地,受到下林贫苦百姓的热烈拥护,当晚红四军宿在溪南街上的一个店房里(解放后曾作生产资料仓库)。20日红军继续前进,分别由象湖杨美、灶头、彭炉、厚德等地进入闽中地境。

  1929年8月27日,朱德率领红四军回师闽西,红四军从永春县一都、福鼎出发,经过官林兜、下兴、南山、龙坑窟、古隔等村进入漳平境内的半华、土坑至杨美村住宿。

  8月29日拂晓,朱德率领的红四军回师闽西,在象湖镇杨美村部署溪南作战计划,红军首长决定兵分两路包抄溪南圩场:一路由南柄经朗车至打鼓岭(地点在溪南村与郎车村交界处);另一路由象湖从小路包围溪南。

  红四军经过朗车村时,因前方山路塌方,红军人马受阻。郎车村民拿出自家的木料、门板,主动为红军搭桥铺路,为“打鼓岭战斗”取得胜利赢得宝贵时间。“打鼓岭战斗”是溪南战役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该战斗中,郎车人民热烈欢迎红军,给红军战士送水、送食物(如地瓜、芋头等),帮助红军抬送伤员。

  次日拂晓,红军兵分两路,从南柄和象湖小路包抄溪南圩中,象湖寺庙的和尚与杨美放木排的农民苏成灼,自告奋勇为红军带路。红军突袭敌阵,一举占领溪南圩,敌军措手不及,全线溃败,红军乘胜追击30余里,全歼张汝匡旅一个团,并在下林村击毙国民党张旅团副1人,俘敌200余人,缴获大批枪支弹药和追击炮、电台等战利品。这是红四军入闽后的七大战役之一,它以光辉的战例载入史册。

  红四军在溪南战役胜利后,追袭永福,在永福招待所墙上写下这样的顺口溜:“可笑张贞不太聪明,原要剿共结果自焚;溪南一战缴机几营,漳平再战一团零星;龙岩退却全旅寒心,这样输送太难为情。”

  时任第三纵队二支队二十四大队大队长,亲历这次战斗的南京军区副政委赖毅后来回忆道:“这时正好张贞派两个团来追我们,我们处在两面夹攻,匪军到处打劫,而我们纪律严明,对老百姓秋毫无犯,所以老百姓倒向我们,把张贞匪军的情况告诉我们,哪里有步哨,哪里有工事,群众带我们从敌人的后面包过去。因此,我们对敌人的情况很了解,在溪南打了胜仗,打垮了张贞一个团,解除了我们的困难。”这段话生动形象地反映了溪南战役发生的背景、取得的战绩以及溪南、象湖贫苦百姓帮助红军的革命觉悟。

  由于红军纪律严明,所列之处,秋毫无犯,群众互相传颂,下林的农民不但没有躲避,还热烈欢迎和盛情慰劳红军,并积极为红军提供敌军情报。一名红四军伤员因伤势严重,无法继续随军参加战斗,在当地村民的帮助下,被秘密安置在陈青松家养伤,主人陈青松对他精心照料,还特意上山挖草药熬药喂他,经过几天的治疗,病情逐渐好转。完全康复后,该伤员在当地村民的护送下,追寻红军足迹返回大部队,继续参加革命活动。

  红军密切联系群众,为群众做了不少好事,如溪南有个名叫邱金土的农民,他父亲患脚疾病多年,红军医务人员为其治疗敷药,并留下一瓶药粉,感人至深。红军在此时间虽短,但播下的红色种子对感化里人民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