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漳平信息网] www.zp114.net > 浏览正文我要啦免费统计

清朝漳平形势概略

发布:2013-7-17 22:03:40  来自:象湖人网站 作者:詹柏山 浏览:

 

 

转自:象湖人网站http://www.xhr123.com/NewsData.asp?id=3212

 

 

清朝漳平形势概略

詹柏山/文

 

  明崇祯十七年(1644)三月,李自成进入北京,崇祯皇帝在煤山自杀,随后清军入关,开始了征服中原的战争。在征服江南过程中,满清统治者利用定都南京的南明隆武政权内部争斗的机会,很快占领了江南,进入浙江,进逼福建。1646年七月,清军攻下浙东浙南,即挥师南下。郑芝龙暗中与清军洽降,撤兵还安平镇。福建门户敞开,清军由仙霞、杉关、福宁三路长驱直入。隆武帝出奔汀州,八月二十八日被清军追及擒杀,隆武政权灭亡。

  1646年九月十六日,清贝勒王率部由大田经象湖长塔进入漳平进驻东坑口,明朝漳平知县张重任逃往龙岩万安,典史江禹鼎率官出降。从此,漳平归清王朝统治。清军于十七日离平经永福往漳州。次年二月,知县戴真学得报陈六韐与陈国祚秘密勾结,下令捕办。陈六韐闻讯,于二十五日举家引火自焚殉明。

  清朝漳平县设知县、典史、儒学教谕各1员。训导、归化巡检司巡检各1员至康熙二年(1663)裁革。后于康熙二十二年复设训导1员,其余阴阳、医、僧、道如明制。设知县一名,为正七品,管全县的治理,代表封建王朝统揽全县行政、司法大权,征赋役、断民讼、压民变。典史一人,未入流,管全县监察和刑狱,因漳平在清朝未设县丞和主簿,其职权更大,兼管全县的粮马和征税(本属县丞职权),及全县户籍和巡捕(本属主簿职权)。儒学教谕、训导,管全县的教育和科举考试。巡检,从九品,是派到离县城较远的市镇、关隘,负责巡逻缉捕,维持治安的官员。

  清初,福建地方基层组织沿袭明制,有里甲或里社。110户为一;里,设里正,推一人为里长,负责收缴当地赋税。全县以里社各姓宗族为支柱,知县通过族长、乡绅维护封建秩序。县衙倡导办书院、社学、实施封建教化。设社仓、常平仓,储谷备荒。办养济院、义冢、育婴堂以缓和社会矛盾。康熙四十七年(1708),申令设保甲以编审居民,维护治安,保甲制逐渐代替了里甲制。

  自康熙二十年(1681)平定三藩之乱起,直到嘉庆元年(1796年)川陕楚白莲教起义爆发,在长达115年的时间里,史学界称之为“康乾盛世”,这是清朝统治的最高峰。在此期间,社会稳定,经济快速发展,人口增长迅速,疆域辽阔。

  清朝康熙、乾隆年间,各地方都有很大发展,漳平县也不例外。这发展首先表现在土地集中,大地主财富增加。财富基本以土地计算。评价某人的财产,总是说他有多少土地,漳平人习惯不是说他有多少亩的田地,而是说他每年收多少斗的稻谷。收租谷的和交租谷的,明显分为两个不同的社会阶级,即地主阶级和农民阶级。康乾盛世,国泰民安,感化里象湖长塔村畯宾、巨富詹丰宝(为庠生詹弼五曾孙)四处置田收租,田产管到大田、永春、安溪、、漳平四个县。永春县一都洋眼能所见的水田均为他所有,他还在一都建了三十六个仓库用来收田租,每年收田租七千二百箩粮食(每箩四十三斤),民间流传“长塔丰宝公,一都半洋田”。

  又如,居仁里和春大富豪郑攀宿,由穷教书匠变成了富翁,广置田宅,多积钱财,在县城建了三大宅,在县城内扎下了跟,成了一方名流,并在县城的宗法家族排位上占有一席之地。

  鸦片战争以后,中国开始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并促进了自然经济的解体,农村自给自足的封建生产关系遭受严重破坏,广大百姓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咸丰三年(1853) 四月十五日,和睦里(今新桥)人黄友为配合太平军起义,在永安西洋率领红钱会众两千余人起义,在林俊等起义军配合下,先后攻占和进袭永安、大田、沙县、尤溪、德化、永春、延平、仙游、南安等州县,斩官戮吏,重创清军。弄得闽浙总督王懿德疲于奔命,穷于应付。后在清廷严令征剿下,黄友于次年九月(1854年11月)在永春大山乡被清军捕杀。

  同治三年(1864)九月二十三日晨,太平军余部从南靖和溪方向登朝天岭北进,在“风崆”附近遭湘军伏击,死伤几十人。下午太平军进到永福,追击湘军,直至漳平城南,攻三日不克,退驻永福。在室头洋村壁书安民告示(今存),后转移往华安。十二月(1865年1月),太平军丁太阳部从永定进抵永福,后围攻县城。湘军刘典等自连城东援,大败,副将卢华胜被击毙,刘退守连城。同治四年(1865),太平军余部再次攻平,被湘军刘珍明部所败。

  在太平军进攻漳平县城时,漳平居仁里刘攀龙和李学惠两举人积极办团练严加防范,抵御太平军攻城,因保卫县城有功分授知县官职,刘攀龙绝意仕途,主动辞任,李学惠走马上任河南省延津知县,前后长达16年,为官廉洁,两袖清风。他致仕告归故里,囊中羞涩,抵家时,身上仅剩十八块银元。“为官十六年,只剩十八金”之说在社会上广为流传,成了当时漳平民众的一个美谈。

  清末,漳平最后一位进士陈桂芳参加康有为与梁启超主导的“公车上书”和“戊戌变法”运动,光绪二十四年(1898)八月初八,陈桂芳获光绪皇帝的召见,接受任命,正式参与了以光绪帝为首的维新派活动。不久,变法宣告失败,陈桂芳慌忙潜逃至厦门、武昌、天津等地,辛亥革命前后,他执教于天津,终因抑郁终日,不久即病殁。其灵柩接回漳平安葬,回乡时冷冷清清,令人唏嘘感慨。

(詹柏山拟初稿于2013年7月10日下午,待修改)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