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漳平信息网] www.zp114.net > 浏览正文我要啦免费统计

关于感化溪奇和洞遗址的历史记忆

发布:2013-5-28 11:59:14  来自:[漳平信息网] www.zp114.net 作者:静欣 浏览:

 

关于感化溪奇和洞遗址的历史记忆
      来源:象湖人网站
          詹柏山/文

网页:http://www.xhr123.com/NewsData.asp?id=3156

 

詹柏山/文

【名师点评】 柏山:周末好!你的新作《奇和洞》已读,令人感慨!奇和洞文物遗址已以骄美的雄姿展现海内外。尽管各种媒体陆续有诗、词、歌、文纷纷闪亮登场,美声不断,但你的新作却以不同的视角并以翔实、系统的材料,立体地展示该文物能成重点省保、国保的原因。你爱乡的一腔热血也由此可见。你的苦心如感化溪水碧波荡漾,又如黛烟山峰连绵起伏。象湖人读了你的新作一定会为之振奋,为之自豪。当然,该洞也应早日开发利用,方能化洞为宝。

陈玉璧2013年3月26日于居室

  在我写过的或长或短的文章中,记不清有多少回写过这条河。这条河就是从我村子里哗哗流过的漳平感化溪。

  我的习作中提到的感化溪,自然是我个人情感的直接表白。感化溪四时景致的转换和变化,还有夏日在河流里游泳戏水、摸鱼捉虾,这些无疑是我心中最美好的记忆。然而,公元2013年3月5日这天,当家乡的奇和洞遗址被列入第七批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时,在我的心里瞬间突显出感化溪这条河厚重的历史分量来。我这才发现这条河远远不止我的浮光掠影的文字景象,更不止我短暂生命里的砂金碎花类的记忆。感化溪的奇和洞遗址,是中华民族古人类文明的发源地之一,这是重金难买的历史文化品牌,是漳平人民最引以为豪的文化名片。

  感化溪,全长不过67公里,溪水潺潺流淌,千百年来哺育着这里的人民。感化溪支流奇和溪,发源于吾祠乡海拔1335米的九仙峰南麓,全长13公里,流经内林、奇和、蒋田,至长塔村的前炉附近注入感化溪。今天,竟然有专家说这条不起眼的小河孕育出丰厚的古人类文明。若没有考古专家现今的发掘成果,世人谁敢相信?弄不好还会得个吉尼斯纪录——“天下第一吹”。然而,事实就是如此,事实不容置疑。奇和洞诞生了古代先民“奇和洞人”。

  奇和洞距奇和溪200米处,在海拔788米的黛烟山下。洞口朝西,洞顶呈穹隆形,洞厅平坦、宽敞,面积约300平方米。奇和洞遗址是2008年以来发现和发掘的一处重要史前考古遗址,揭露出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及早期历史时期的文化遗存,共存遗物遗迹丰富,具有相当高的历史和科学价值,并对研究南岛语族的起源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真可谓“洞小世界大”,令世人瞩目。

  人类从哪里而来?这是一个最难以回答清楚的永久话题。这个疑问牵涉到“史前”这个关键词。“史前”这个词是一个让学者们既不满意又不能忍痛舍弃的概念,它特指文明发生之前的全部人类历史,即文明史之前的历史,也可以说是“人之初”的童年时代的历史;说得再明白一点,史前就是远古。

  读过去史学家们笔下的中国历史,我们有这样一种明显的感觉,史学家们在追寻华夏文明的源头时,在追述远古时代的先祖时,常常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最初他们只能在传说与神话中考订洪荒时代的华夏远古史,让人觉得扑朔迷离,疑信参半。西方近代田野考古学自20世纪开始后不久传入我国以后,史学家们也试图利用发掘出来的考古资料,对中国史进行复原或订补,甚至是进行改写,由此,我们在读远古史时,开始有了一些焕然一新的感觉。历经近一个世纪的史学发展,经过了几代考古学家的辛勤耕耘,神州大地绽放出一朵朵美丽的考古之花,寻找到一颗颗饱满的文明之果。尤其是史前考古的各个领域,我们获得的成果更为辉煌,对于华夏民族的远古历史与文化,已经有了最基本的了解。

  2008年以来,从事中国史前考古学研究的学者们,在远古先祖生活过的奇和洞遗址进行细心的考古发掘,并认真地进行研究考证,追寻到人类的童年,追寻到先祖留下的足迹。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和铜石并用时代,这是人类谱写的远古历史三部曲,是考古学家从尘壤中发现的证据确凿的信史。由当代考古学家所见的中国史前时期的遗址,我们已能勾勒出中国远古历史的大体轮廓。过去认为是虚无缥缈的远古,现在逐渐变得实实在在了。史前时代不仅仅是神话与传说构建的,它已经被考古学家们的双手真真切切地触摸到了。我们现在来讨论中国远古时代的历史,已经有了非常丰厚的考古学基础。

  肯尼亚国家博物馆馆长、世界著名的古人类学家利基在《人类的起源》一书中写道:“每一个人类学家都梦想能发掘出人类远古祖先的一副完整的骨架。可是,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这个梦想还没有实现。死亡、掩埋和石化等变化莫测的因素,导致了人类史前时代纪录的贫乏和破碎。离体的牙齿、单块的骨骼、破碎的头骨片成了重建人类史前时代故事的主要线索。”

  2011年1月3日16时50分,这注定是闽西乃至中国考古学上非常重要的一刻——“奇和洞人”出世了。这个距今9530-9580年的晚期智人颅骨,对于研究比较我国南北人群体质特征的差异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由此,“北有山顶洞人,南有奇和洞人”之说法,一时间蜚声神州大地。中国考古学史上从旧石器时代晚期过渡到新石器时代早期的缺环终于得以连接!

  这注定是一块遗物遗迹丰富的考古宝地。此前,有多件少年的肢骨接连出土,伴生出土的还有较多的晚期智人和早期直立人的牙齿以及众多的打制石器。2008年12月,一枚已灭绝的十万年前的中国犀臼齿化石在这里出土。“奇和洞人”颅骨的发现,绝不是机缘巧合,这是上苍有眼,先祖显灵。让我们回眸当时发掘的情景吧。其时,奇和洞遗址考古工地一如以往的平静,考古队员一如以往在默默地埋头苦干。来自我省汉城遗址博物馆的退休职工赵兰玉在清理T2西部的扩方,用手铲轻轻地清理第三层的一处灰白色的隆起。清理干净后,她摸了摸较为平滑的隆起表面,情不自禁发出一声尖叫“头盖骨”,并下意识地看了看手机,时间显示为2011年1月3日16时50分。 

  “奇和洞人”在远古时期的生存环境究竟是怎样的,它又发生过怎样的变化,它又是怎样影响了人类社会的进程?这是奇和洞遗址考古学家们十分关注的课题,他们一并对与人类共存的动植物群落和古代气候环境进行了发掘和研究。

  中国著名考古学家石兴邦(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及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所长)在阐述生态环境对人类社会与文化发展的重要性时,他说:“所谓生态环境,是指影响人们及其群落形态和分布的自然因素所构成的环境条件,这些包括诸如气候的寒暖、土壤的肥瘠、动植物品类的特点和变化、地理形势(位置、地形、地貌、地质、历史条件等),这些自然环境所提供的天然财富和条件,是人类文化发展的物质基础,它给人们提供了必需的生产资料和劳动手段。这些因素,影响于人类活动的主要表现在生产方式、劳动生产率和生活方式。这种影响在人类文化发展的早期阶段,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在原始时代,自然界制约着人类文化的发展,一定程度上影响社会文化发展的进程、性质和特点。……不同的文化共同体,适应于不同的自然条件,而形成各自的文化特点,环境的差异也带来了文化的不同。”

  主持奇和洞遗址考古发掘的福建博物院研究员范雪春认为:“奇和洞洞口开阔,洞内宽敞,非常适合古人类生存,与福建省最早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三明万寿岩船帆洞遗址相比,奇和洞在生存环境上更胜一筹。”

  天道酬勤。2009年2月以来,在奇和洞遗址考古队长范雪春研究员的带领下,考古队员深入奇和洞进行较为全面的调查,获得了更多收获。在洞穴地表的钙板层下,发现了数百件哺乳动物的牙齿化石,荟萃了更新世华南哺乳动物大熊猫——剑齿象群的精华,包括灵长目的猴科:长鼻目的东方剑齿象;食肉目的犬科、熊科、大熊猫科等;奇蹄目的华南巨貘、中国犀等;偶蹄目的獐、鹿、野猪、牛等;翼手目的蝙蝠等;啮齿目的豪猪科、中华竹鼠等;食虫目的鼩鼱,等等。其中,灵长类(与人类最近的一个哺乳动物门类)化石数量超过福建其他地方的总和。与此同时,考古专家在洞口厚厚的堆积中发现了一枚灵长类臼齿、一枚磨制精美的小石斧、钱币、铜汤匙等器物,年代跨度从更新世晚期经新石器时代到宋元明清,连绵不断,可以初步判断,奇和洞一直就有人类活动的存在。

  中国第四纪考古权威、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资深教授尤玉柱在鉴定书上说,“奇和洞洞内哺乳动物群组成包括:翼手类1种,啮齿类3种,灵长类1种,食肉类6种,长鼻类1种,奇蹄类2种和偶蹄类7种,共21种。这是一个种类较多、数量较大的哺乳动物群落,其中以食肉类和偶蹄类占优势,某些草食动物的种群相当大。在福建省境内,这个动物群仅次于明溪剪刀墘地点。动物群落反应当时温暖、湿润的森林资源十分适应动物的生态条件,从而造就如此庞大的动物群落。奇和洞动物群总体情况和明溪剪刀墘动物群非常相似,时代也应当接近,后者钾氩法年代测定为距今11.8万年前,相当于中更新世晚期刚刚结束、晚更新世早期的亚间冰期到来之时。”  

  我国著名旧石器考古学家、古人类学家高星(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副所长、博士生导师)特别指出,“奇和洞遗址具有多个石化层位,对研究旧石器时代向新石器时代过渡,打制技术向磨制技术的发展,早期陶器的发明,海峡两岸的远古人群迁徙和文化交流,建立中国东南的史前考古学体系,具有重大价值。”考古专家认定奇和洞遗址存在四个文化层:第一层为旧石器时代晚期人工石铺活动面遗迹,出土打制的石制品200余件,还有少量的打制骨器及哺乳动物化石等。第二层为新石器时代,该期又分为两个小期——新石器时代早期和中期,第一期重要遗迹有火塘、红烧土堆、煤矸石等,遗物以打制石器为主;第二期的遗迹有火塘、灰坑、房址、灶、沟等,发掘出的磨制石器显示其磨制技术较为成熟,并出土了两具较为完整的成年人颅骨及部分肢骨。第三层为两宋时期的房屋基址,居住面有柱洞,说明洞内有建房。第四层为明代的寺庙建筑基址,出土大量寺庙砖、瓦等建筑构件和陶瓷片等,清代时寺庙已废。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考古专家傅宪国指出,“奇和洞遗址包含了古代人类生存演化、行为方式、技术发展等重要信息;其中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存是目前福建境内新石器时代最早的代表之一。此外大量水、陆生动物遗骸的发现,对了解和复原当时的生态环境及人类生存方式以及当地生态环境的变迁等具有重要意义。”

  厦门大学历史系考古专家吴春明教授指出,“奇和洞遗址为研究华南地区万年前后的文化传承、变迁提供了重要资料。距今9000多年的人类骨骼为华南同类遗址中所罕见,是研究早期现代人的分布、空间类型及探索华南新石器时代与青铜时代土著人产生的重要材料;块根类植物与禾本科植物的淀粉粒遗存,是研究华南新石器时代早期植物利用与农业起源的重要证据。”

  《周易》说“上古穴居而野处”,这虽然是一种推断,却将旧石器时代的居住方式描写得非常贴切。奇和洞人为了寻求天然庇护所,他们选定较为固定的住所,以洞穴为家,开始建造最简陋的地穴式人工住所,建有防风篱笆,住所中还有兼作取暖与熟食之用的灶坑。在他们居住的洞穴里,考古学家们发掘到史前居民的大量庖厨垃圾,还有堆积相当厚的灰烬层。从这些遗迹的发现,我们自然想到曾经由洞穴飘出的袅袅炊烟,史前先民一定是常常围坐在洞穴里的篝火旁,一面取暖,一面烧烤着猎物,一面编造着迷人的神话故事。

  穴居作为人类初始的居住方式,早已成为了古老历史,但这并不意味着穴居方式已完全消灭。在世界一些局部地区,人们至今仍然习惯于在洞穴中居住,窑洞并不是凭空创造出来的,我们从窑洞中看到了透射出来的远古穴居的影子。

  雕刻与刻绘艺术起源于旧石器时代,山顶洞人制作小件饰物已开始采用雕刻手法。到了新石器时代,雕刻已成为人类经常采用的艺术手段。考古发现了属于这个时代的大量雕刻艺术品。新石器时代居民雕刻的材料,有骨、牙、陶、石、玉等,有线刻,也有浮雕与圆雕。奇和洞遗址出土了一批重要的区域特征明显的文化遗物,如陶器、石器、骨器以及动物化石,部分文物精美,令人叹为观止。如磨制精美的骨制鱼钩,表明奇和洞居住者已经掌握了磨制鱼钩的特殊技术和用它来钓鱼,这也证实了当时的自然环境;由砂岩磨制的鱼形雕刻钻孔陶饰件、通体磨制的装饰品骨管,说明当时古人具有审美意识……为数不少的器物上的附属雕刻,不少是可入精品之列的珍品。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陈星灿研究员等众多专家对此给予极高评价。

  面对考古学家的丰硕成果,我内心为之震撼。一万多年前,面对剑齿象、原始野牛、披毛犀牛等兽类里的庞然大物,傲然游荡在感化溪山川野岭。已经进化为晚期智人的奇和洞人,想来当属这些巨兽横行地域里的弱势群体,他们是怎样凭着人类的智慧和灵巧,造就成为生存的无可比拟的优势,继续着他们前行的漫漫行程。他们沿着感化溪、九龙江顺流而下,凭借惊人的航海技术,搏击海浪,成功地在南太平洋上征服了一个又一个岛屿,造就了一个壮大的海洋族群——南岛语族人群。

  我的家乡象湖镇,因为有了国保单位——奇和洞遗址而声名鹊起。作为家乡人,我们为此而感到骄傲自豪。从奇和洞人一直走到现在,整整走过了一万多年,在感化溪流域630平方公里的大地上,完成了旧石器时代晚期到新石器时代早期的重要过渡,而奇和洞遗址出土的晚期智人颅骨无疑链接了这个过渡时期的缺环,这一切都在地图上无法标识的一条小河感化溪畔完成了。远古文明在这条小河边创造出来,传播开去,不久将写进史书典籍,传播在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子民的大地上。这是怎样的一条河啊!

  这就是我家乡的一条小河。小河的名字叫感化溪。

(詹柏山撰初稿于2013年5月25日下午,

待修改,请勿转载)

作者简介

  詹柏山,男,笔名黛烟山客,草根文人。19674月生,漳平市象湖镇人。现漳平市教师进修学校附小教师,漳平市政协委员,漳平市乡土作家,漳平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漳平市诗词楹联学会常务理事。热衷漳平乡土文化研究,勤于笔耕,已完成乡土史料写作及文学创作一百万字。个人创办家乡网站——“象湖人网站。本人创作文章均发布在该网站上。

  象湖人网站:www.xhr123.com 

  电子邮箱:zhanbs795@163.com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