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漳平信息网] www.zp114.net > 浏览正文我要啦免费统计

租人软件:4成女性提供性交易

发布:2016-4-27 13:40:07  来自:转载 作者:不详 浏览:

 

.

 

在上海一家咖啡馆见到打扮时尚的李梦瑶(系化名)时,她看起来比照片略胖。前一天,记者通过“闪电租人”App“租”了她一个小时陪喝咖啡。

其实,28岁的李梦瑶还是一个职业卖淫者。一个月前她在一个“小姐妹”的介绍下知道了“租人”软件。这位“小姐妹”告诉她“租人”软件中有很多客源,并传授她一些揽客的技巧:一是取名字要带有暗示的信息,二是多放些性感照片。李梦瑶随后在“闪电租人”的App中注册了一个帐号,并取名为“求包养”,同时将自己暴露且性感的照片放在了平台上。

李梦瑶一般会在“闪电租人”的App上以每小时98元的价格出租自己,可以提供“吃饭、唱k、看电影、商务陪同”等服务,通过平台短暂接触后,李梦瑶会暗示自己可以提供更多的服务,价格为2000元一天。

“租人”作为社交软件的分化,最早的雏形可能是2011年淘宝网站上有人租赁一个男友或女友在过年时期以应付家庭长辈的检查。2015年下半年开始,一些创业者通过微信公众号或开发App租人平台,用户可以通过这样的平台将自己出租出去或租一个人,租约的内容扩展到“吃饭、喝咖啡、打游戏、健身、减压陪聊”等。

租人以小时计算,价格在各个平台也不一样,一般由出租者自己定,外形条件好些往往价格高些,价格一般在50-398元每小时不等。

作为一个新兴市场,类似“闪电租人”这样的平台,正游走在社交媒体和非法性交易平台的灰色地带。

前些年,网上一些专业租“男友、女友”的网站就被指暗藏大量卖淫信息,屡禁不止,如今又搭上时代特征出现在手机中。

澎湃新闻记者在“闪电租人”和“来租我吧”微信公众号两个出租平台接触的10位女性出租者中,有4位愿意高价格提供性交易的服务,要价在每天2000~3000元不等,还有一位竟然是卖淫中介,介绍成功后要收取一定的中介费。

知名维权律师严义明表示,从法律角度说,这样的平台涉嫌容留他人卖淫罪中为他人卖淫提供场所的行为。但这样的平台又如同微信之类的第三方平台,查处的难度和力度往往打折扣。从另一个角度说,个人不希望看到的是事后监管,极端情况是通过一些恶劣的刑事案件来推动立法,相关部门和平台应该提前做好工作。

正因为租人平台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平台也极有可能成为犯罪的温床。

目前租人平台的用户以年轻人为主,其中学生又占了相当一部分。一位黄浦区的女学生告诉记者,她在接单时会考虑对方要求陪同的项目,如果是吃饭唱歌看电影可以接受,而且她会尽量选择人流较大的公共场合,她认为安全性可以得到保证。

不过当记者反问道,“如果这位租你的人是位潜在的犯罪分子,他下药怎么办?是否会在开车接你的过程中动手?甚至是团伙作案?你又是否知道这个平台上登记的信息都是虚拟的?”这位长相靓丽的学生妹呆萌地回答,应该不会吧!

一个租人论坛的帖子显示,网民在租人时还碰到过被中介骗过钱,也有遇见过酒托、饭托等。

上述安全隐患来自租人平台对用户的身份审核程序,在首次注册时仅仅有手机号码就够了,其他信息都可以是虚拟的。

而在安全防范上,像“闪电租人”也仅仅只有提示,如“要提前确定好租约地点,事先查看交通路线及周围建筑”、“随时与朋友保持联系”、“租约时察言观色”。

作为初创企业,还有不少租人平台仓促上线,甚至连基本的投诉反馈功能都无法实现。

记者曾在“闪电租人”上下单租约一个女孩喝咖啡,但第二天该女孩并没有出现。记者在咖啡馆空等了一个小时后通过平台的客服反映该问题,但询问数次均无人回应,也未在平台上找到相关投诉电话或公司电话。

记者经过努力,联系到了创立该平台的上海祥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对方在接通电话后仅表示“知道了”,就这样记者白白损失了98元。

一位来自湖南的创业者分析认为,造成这一窘境的最大原因是这些创业者没有更多的资金投入到平台的开发和维护中。

该创业者称,去年时他创立了一个租人的微信公众号,前期都是拿自己的钱在烧,后因资金跟不上而不得不“关门”,这个微信公众号显示其最后的活动是2015年9月。

不过这一局面正得到改善,有报道称,来自杭州的“快来租我”近期获得了500万的风投,其依靠这笔投资正在抓紧开发App。

“闪电租人”也在网上宣称,正在谈一笔天使投资。

在一位天使投资人看来,如果微信是第一梯队、陌陌是第二梯队,那么租人可以看成第三梯队,微信被定义为“熟人社交”、“国民应用”, 陌陌可以定义得更加灵活、尺度也可以大一些,租人服务则让社交市场更细分、专业化,尺度也可以更大。

“另一方面,现在租人平台的盈利模式还很单一,仅仅只有会员费和广告招租,如果比肩微信和陌陌,这意味着租人平台的盈利模式可以更丰富,市场前景无限。”该投资人还表示,已经在考虑对一两家平台进行投资。

近日,上海地铁的车厢内出现了一则主打“时间租赁”的租人软件广告,租人软件开始抢占大众市场,或许这意味着“租人”时代的混战已经开始了。

澎湃新闻记者 戴高城

 

 

.............................................


相关文章

赞助商推广链接